当前位置:主页 > NBA >

文章标题:亲职教育课堂重拾爱你的方式:国家是儿童最终监护人

发布时间: 2020-06-03

  强制亲职教育真正走入中国大陆的司法实践,始于2013年北京市海淀区法院为涉罪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开设“亲职教育”课堂。此后,多省市结合实际情况进行了探索。这一理论的核心主张是,国家是儿童的最终监护人,如果父母不能监护好孩子,国家有权力,也有责任对父母的监护权进行干预。

  4月27日上午,江苏省张家港市家庭教育服务中心主任徐彩萍来到办公楼下,等待三位特殊的“学生”。

  9点不到,一家三口骑着电动车赶到,42岁的父亲成丰(化名)和妻子一起与徐彩萍打了个招呼。身后那个高高的男孩叫成然(化名。